戾气超重
我是谁?我是你严大爷。

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

5.8.0版lof,莫得置顶

别说话,闭嘴看,不看滚
KY?转载?日空间?
再您妈的见。

雷点
非同一作者笔下角色拉郎
混合同人

倦梦还厨
神钥是男朋友x
对高健的纹身有执念

【车榊】榊

我终于,动手了x
是车戊辰x榊无幻
ooc肯定的,毕竟没追
就翻了翻前两卷讲罪和梦战前后

车戊辰不爱和榊聊天。

说不上个为什么,日常里榊真找过来他自己倒更难挑出个理由避开谈话。

车戊辰仰躺在自己住所的沙发上想了半天,最后觉得自己这约摸着是种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排斥。

然而他也不觉得这想法有多少说服力,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理由来拦一拦脑子里那个要突破天际的脑洞,没办法让它停下脚步。他连自己亲生父母都没见过,养父母干的又不是人事,没法挑个人对比一下榊和家人,和朋友的区别,只能把逆十字的其他人拿出来做个对比,或是和当初在FCPS度过的日子里见过的罪犯对吧。

想到这车戊辰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发现...

嘻嘻嘻嘻嘻你算哪根葱

我觉得掐bug怼傻逼特别爽,真的,一直怼一直爽

我也热衷于掐bug,一是好玩二是提醒自己写的时候不要和傻逼一样写出bug

看不顺眼拉黑最爽,反正我不看你的了你还能看我的我就是为了膈应你hhhhhhh

刷lof不就为了自己爽吗,既然发出来敢打tag他妈的不就得做好心理准备吗

嘻嘻嘻嘻嘻没本事还玻璃心大爷我给你敲碎咯你再重吹一个怎么样啊

我双标,我超双标,我列画手文手都是神仙,我爱他们

三次同学除了某几位以外都不在喜欢的列表里!但是被放进去的那几位,我爱他们啊!!!

思考,既然删我评了那我就单发一下,不然不舒服,好歹六百字小作文呢

泡在那种独属于书本的油墨味里的郁姑娘看着黑匣子,一样又一样工具从她手里经过。她在休息的间隙抬起头,说:星火也是火。

海风温柔,吹来的气息也温和,被剥离了一身书卷气的谢医生双手支在栏杆上,神色晦暗不明。等阴霾散去,他歪着头,以双手食指指尖抵住下颌,说:星星是火。

在刀尖上走路的辰星踏着一地细碎光芒跑进视线,但并不停留,奔向更深的黑暗,远远抛下一句:是火就能烧起来。

住院部那位姓秦的病人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正确的,谁都拗不过他,只能依着他的性子来,可他的认知又很清楚,偶尔会尖叫着,说:火可以燎原。

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来,连带着那没撑伞的严先生一身硝烟气息都被冲洗个干净,他笑了笑,表情比哭还难...

一个声明

首先占tag致歉。

然后正题。

我,Oku,曾经有幸被圈子内各位太太叫百科的家伙,退惊悚圈。

该走的想走的如今都走了,那也没什么必要继续留下,何况口味是真的被当初神仙们养刁了。
但我还是很喜欢惊悚。

文章想删但又担心朋友再要,发出来的就不删了。
推文会继续整理,不过整理出来的时间大概会百倍延后。
所欠点文随缘,不过必然还上,说到做到。

曾经的整理也不删了,不过很可惜,那些缺失的东西不会再被补完。
链接如下:
惊悚乐园角色外貌设定整理
贩罪故事背景/角色能力整理
惊悚乐园和贩罪的时间线整理
惊悚乐园系统语音整理

我真的想磕两位医生,称呼从好友到疯子,这个变化,啊……
但是谁能告诉我组的话cp名是什么💦

超没诚意的顺带一个群宣,一个聊啥都行,剧情相关也行cp也行的群,群号970633536

睡死之前惊坐起,这玩意我没补上

“我们是同一个人,但,我不是你。”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他走的路子是不同的。

他曲起手指轻叩镜面,我睁眼,望进一口古井。

每个人心里总有那么一片黑暗的海,那是由对世界的恶意汇聚起来的,等到心脏再也承载不了,就成了会吞噬人心的心魔。 

难破掉啊。 

样式古旧的落地镜摆放位置不怎么好,里面映着男人挺拔身形,也映着房间里满地凌乱杂物。倦梦还站在镜子前整理自己已经足够整洁、足够端正的衣着,散乱的长发梳理整齐,在脑后松松一束,如墨般深沉的瞳子里难以辨认出情绪。

他在整理完毕之后收手,盯着镜子,等着那一个熟悉的家伙从中显出身形。 

怎么可能不熟悉,一样的容貌,是...

知道ky两个字母怎么写吗?我一北极写手入了圈还真是对不起啊,不写主角有什么错吗🙄

为了写戏补个档

是个没什么剧情的副本片段,练手用的
出场的只有天马行空和鸿鹄

在绝大部分团队之中,智将是队伍里需要思考最多东西的那一个人。

鸿鹄即是其中之一。

大多数谜题对于智将来说都不是问题,需要的只是时间,但此时鸿鹄觉得这个副本根本就是在针对智将。

只不过是个团队本而已,还不是噩梦难度,怎么就开始针对智将了?都说噩梦难度想的越多死亡几率越高,中flag的几率也越大,怎么普通本也开始了?

话说这脑筋急转弯究竟是哪位神奇的NPC出的。

鸿鹄在看着前面的天马行空,在看着他第四次以那神奇的脑回路破解了这里地下隧道中墙上的谜题之后,鸿鹄终于是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累之中。

嗯,并不是因为自己没地发表意见...

给我个评论不如给我个蓝手

Stereotype:

给文手们定制了一套表情包,有3p

随便转载拿去用,有新的脑洞快来告诉我我没词了(

——————

补充p4,出自温顾老师


两个段子

不多发了俩合一块
一个高陈(高健x陈歌)一个医歌无差(高医生陈歌),自己注意避雷()
医歌医的是12.28写的了,当时还没更到高医生出场
超没诚意的顺带一个群宣,聊啥都行,群970633536

陈歌体温尚未回暖那阵总挑着高健恍神时的时候突然往人后脖颈那放手,冰凉的手指每一搭上去总能冰的高健一哆嗦,直给人养成了条件反射,见着陈歌靠近自己先退开两步。

然而陈歌不仅自己这么干,连带着范郁王语俩小孩也这么干,最后有苦说不出的还是高健。

好歹抓着陈歌两次 ,看着陈歌笑嘻嘻的那张脸高健也狠不下心去说,总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趁着没人的时候拢过陈歌的手给他暖着。

“对不起。”

陈歌所面对的怪谈协会...

林凡天曾哭着喊着让烛阴饶了他,可还不是追在烛向身后走下去。

我终于在某次合上了你和他的终结

“你看看你,找不到原因,抓不住过去,追不上未来,原地踏步,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我,不需要。

“下跪求饶不是我会干的事,但,反抗会有,只不过看心情。我会在压抑中把对方逼到暴怒本身降临,然后撕碎那张傲慢的脸。

“真正的野兽就是真正的野兽,哪怕从小就被关进笼子。等到禁锢着已经瘦骨嶙峋的野兽的笼子被毁掉的那一天,我想,猎人的表情会很精彩。

“猎人大概率会被野兽撕碎吞吃入腹。那来猜猜下一步棋,野兽吃饱了吗?

“我们是对等的,你得搞清楚,得想明白,我们,可是从一开始,就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对手。”

“嘁,我嫉妒你啊。”

一个对于去年的总结

年初好像沉迷f7来着

春节屠屏
上联:梦公司老总卖身放烟花
下联:九科负责人高唱好运来
横批:咖啡壶被炸

五月的时候曼德的设定基本出来了,吸血鬼

写生,想退学
谢谢那两位位不认识的朋友和我说:
当你累了想逃避时想想你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出发。
没有人一定要你笑,也没人规定你搞笑,抱抱,坚持不住的话,没关系,休息休息吧,没人怪你的。没人规定你一定要善良到极致,也没人强求你不可以做恶人,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没人要你怎样

名朋那边一度想退群,结果因为查戏疯狂死线蹦迪

实不相瞒我真的讨厌亲友戏组,滚啊!!!再你妈的见!!!

中途各种原因导致丧的想去楼顶

然后其实基本上去年我自己这个...

小老弟你有事吗?我想讨论cp碍着你了吗?跑过来说这种话这他妈不是ky吗?

聊啥都行,真的,聊啥都行,主要别掐()

我其实怕没人加于是显得我这么干很傻……

群聊号码:970633536

P2是二维码

克莱斯·曼德,86,7.11,7:28

我知道写出来的东西很难看,但是只是我不想忘记这些罢了,因为比起输入进网络的文字还是在纸上留下的更让我有安全感。

虽然一直被嫌弃用铅笔写会被抹脏……噫,他妈的格兰那个医学院出身的家伙字不是比我更难看吗!哪来的立场说我啊!靠!

……靠靠靠靠靠——!!!谢桐也是!哪来的立场说我!明明和格兰同样是医学院出身吧!!!

卧槽可以说是盖章了吧协会会长高医生!!!我疯了!!!(你他妈冷静一点)……突然害怕空调写到这个份上再翻盘说高医生不是协会会长……那我真得疯

这是看到更新后在群里发疯的聊天记录……冥婚了解一下吗(滚

【陈高】就说不是正经O

鉴于陈老板最近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像土匪了于是我……我写陈高(。) 
我想放飞一下自我结果飞的太远,血狐纹身是我执念谁都不能拦我 
虽然说不开车的abo都是耍流氓吧不过……我就耍了能怎样,反正不是第一次(冷漠.jpg
要写双A的 @林肆亦 请开始你的表演_(´_`」 ∠)_

 
 
高健,目前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七九,原是警校生且成绩常年挂在榜头数一数二奈何上了两年多就因一场连环杀人案被学校开除。不过许是他这人人生本就应顺着天意走然后成个要破开天意的篡命师,双面佛手下弟子在江城犯的这个案,算是变相给高

黑发的青年自己手中以神骨制成的刀剑被怪物夺去倒也不慌,只是苦笑:“不是,我这都死过一次了,人也来了,怎么就……不能认祖呢?” 

从他嘴里出来的最后几个字似是自异域逃出的凶灵念出,哀怨丧气的像是撒了半凝的血块进水,化在水里被搅得黏糊,送了一股子浓重的铁腥气扑过去。 

那怪物自绷带下露出的右眼扫了过来,阴冷气息让青年打了个激灵。它枯瘦手掌拂过刀脊,又轻轻巧巧一抛,将长刀抛向后方黑暗,自身则往青年那边走了两步。长刀被掷出时有一条影子跃出,衔住了刀身,转头往更深处跑去。 

青年悚然一惊,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然后一眼与怪物对上了视线:“我靠祖宗你到底什么品种!” ...

总觉得,直播进度过半那段高健在列车上把禄兴踹下去(并且直接让禄兴掉线直到结局都没再成功上线)那个事,就,好像跟宿舍打游戏肝活动任务的时候,被敌方阵营的朋友一脚踹了电源,然后重启电脑是重启成功了但是登陆时卡界面卡了好久,可是活动结束了的感觉哦……(我其实只是想槽被踹下车和掉线这两件事(。)

P2P3都是浊骨(……)P1……P1不知道!(理直气壮
浊骨是深渊生物,是梦魇都得喊爷爷的一个存在(咦)
本体类似黑狗,有且仅有一只右眼,双瞳,所以P3眼睛里不是我画错了——!(靠
从左眼到耳根的位置和从口鼻部延伸到颈侧的位置分别有两张嘴,是鲨鱼牙。
对外时日常整张脸上都缠着绷带,只露出一只眼,不过双瞳单瞳看心情(靠),脖子上会带围巾。看着可怕但实际上是操碎心的老父亲(???)虽然管的孩子一般都不是人(字面意义)
刘海撩上去能看另到一张嘴——吃东西是往脖子上那张嘴里塞,脸上的用来说话所以偶尔就会出现,二重声,而本人对此毫无自觉。
虽然有一部分是我画的问题啦不过设定其实是真的溜肩严重……画的太平了总觉得很傻...

郁谷年抬手比枪,她手腕一抬,指尖略过人面,移向上方被树木遮盖的天空,从嘴里吐出一个爆音:“砰。”

似乎真的有子弹从枪口飞出,击落上方撒下斑点光亮的树枝。

年轻的女孩歪了歪头,似乎在为什么做着评级,不多时,她垂下眼,手指向自己的太阳穴,笑着道出诅咒:“哪怕死后下十八层,我也要留世,送你们一份承受不起的礼。”

“砰。”

我真的是衍生者全员厨信我信我!

是糖!真的真的!
……反正对我而言是啦23333333333333
衍生者里磕赤铁/艾德中心的微笑(靠
本意为了写棱风,然而夹带私货超——多(靠
是昨晚上的刀梗!↓(ntm这明明不是糖!
「棱风的死亡,只是从赤铁口中说出的一条消息」

“嗨嗨——老大!”赤铁轻叩了两下门,然后不等零号说话就直接推门进去,“我这有两件重要的事要报告给你。”

零号从数量可观的纸制品堆积成的小山后面抬起头,看着赤铁叹了一口气,他放下笔,向赤铁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报告:“行,你先说吧。还有,要叫长官。”

赤铁显然习惯了零号的态度,他竖起两根手指,又按下去一根,毫不客气的道:“那,长官,我直说了,第一件事,二十三失踪。”...

一个,在持续增加的名单(。)

何复还:
桓子轩,齐星,白将如,谢桐,戊辰星,萧啸苍,郁谷年,陈宇飞,叶墨阳,天启,严先,孟亚诚,符渊,秦铮,顾七,季青岩,克莱斯·曼德,格兰特·格兰拉

无木林:
Erdon,Sass,囚,梦魇,孙齐,楚恕,戈戎,唐析,漠千秋,OM,炙阳,程朗,格莱斯,戊言,王杭,沈枷,此山,明逍,叶忻恒,顾奕泽,解子执,绯林衡,裴伦,赤锦,镜枭,左艾,风飏,古杨,白泽,浊骨,林凡天,烛向阴,焚湮

“谢桐,我有点事想问,能出来一下吗?”白将如扫了眼资料室,朝看过来的几名同事打了个招呼,把正在忙着记录的谢桐喊了出来。 
 
谢桐偏了下头,给了白将如一个白眼,把精神体放了出去。灰狼抖了抖毛,呲着牙踩着碎步从资料室里跑出来,然后坐在了白将如面前,半吐着舌头,狼脸上写满不耐烦。 
 
白将如蹲下身,捏了捏灰狼的耳朵,“狗子咋不开心了?” 
 
“都说了别看着是犬科动物就喊狗子。”从灰狼口中传出的是谢桐的声音,而白将如对此见怪不怪,依然揉捏着灰狼的耳朵:“我想问问郁谷年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普通人?” 
 
“不……你等我一下。” ...

说“严先和叶墨阳除了理念什么都合得来”这话的是被谢桐抓住的桓子轩,但谢桐再细问,桓子轩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提起大片的纯白,消毒水的味道,几乎落针可闻的安静,能想到什么?

叶墨阳觉得自己真是躺够了,撑着身子坐起来,点了点身上缠着的绷带,又侧过身去虚指了一下坐在病床边上的严先胸口,紧皱的眉头舒展开,眉宇间含着的阴郁散去不少。

严先抬了抬眼皮,沾着果汁的水果刀在手中转了一圈,随手插进床头搁置的塑料袋旁边,从盘子里插出来一块削好的的苹果递到叶墨阳眼前:“吃?”

叶墨阳抬手做格挡状:“什么时候能出院?”

“你的假期还有五天,伤好之前老老实实待着。”*严先也不强求,把苹果和插在上面的刀具一起放了...

我也不知道想说啥.jpg

脑子里冒出来了个沙雕脑洞()

在想宿命和轮回,然后想这俩是不是同一个玩意有没有关系,最后感觉:诶高健好像是要怼宿命所以宿命和轮回不是同一个玩意。

然后,我,能不能把直播最后宿命想摧毁深层梦境那理解为宿命被高健和轮回联手气疯了……就,身居高位掌控欲极强的人突然感觉要被不受控制的手下拽入深渊的那种惊恐的感觉(。)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大家试着理解一下叭()

轮回是圆的,宿命布置的路也是圆的。

世上所有都按照宿命布置的轨迹走,不知道起点在哪,更看不见终点。

路好长,一直走,走不完,停不了。

然后在某天,有人自称篡命师,与宿命作对,说要打破宿命布置的轨迹,要跳出去。

宿命无视...

补完了,片段随缘补全,日lo拉黑

1.
赤铁脸上有一瞬间出现了那么一个与他温和外表不符的笑,那个笑容狂妄但又透着悲伤,就好像被关进笼中的野兽终于放出,而在发现无法回家之后只能低吼着无可奈何的向陌生的世界发出威胁。

温润的黑瞳在不断提升的能量洗礼之下划过无数惨白的数据流继而被染成了彻底的赤红,像是宝石。赤铁身上狂放的气息化作虚幻的龙飘浮在空,而相应的,能量的提升使他右臂上赤龙纹身像是被唤醒的岩浆,流动的金红散发出炽烈的高温点燃了他的衣袖将那一片布料化作飞灰飘散。

“来啊!本大爷才不会死在这!”

2.
“一场杀戮游戏,哪儿那么多说法。”鸿鹄推了推眼镜,随后垂下双手,灵子在他手上聚集,构出一柄长弓。他勾了勾弦,同为灵子构成的箭在弦...

【狂踪剑影/皇甫明康】wonderland

“你好啊。”

相似的声音从皇甫明康背后响起,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肩上多出来的重量。说实话,皇甫明康在那一瞬间脑子里划过了诸如鬼拍肩一类的想法,直到对方发觉不对,绕到他面前。

来者在看到他的脸之后微微一怔,随即一字一顿道出他姓名:“……皇甫明康。”话语间似乎带着恨意,但又更像是对于什么的惋惜之情,“你来的有点不是时候。”

皇甫明康在看到对方面容之时已经彻底傻掉,他只看着对方嘲他咧出一个说的上是挑衅的笑:“看什么呢?很好奇?”

他并非游戏里那个狂踪剑影,但皇甫明康可以发誓,他切实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散发着的杀气。

锋锐无比,像是要化作刀剑他劈开。

狂踪剑影现在心情十分复杂, 因为他...

1 / 4

© 严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