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u

禁止转载 ,除非很熟
看到不爽的直接拉黑,不拉黑我留着过节吗
ky打死,脾气不好,填坑难度高,碎碎念在子博
别评论一串哈哈哈你这样我不知怎么回复 ……
我也很想知道我脑洞为什么这么大啊!

咸鱼文手,聊的起来我就是个神烦的家伙
脑子里有天坑,不打tag因为怂

【重点】
杂食 ,热爱拉郎
三渣剧组半本百科
喜欢的角色很多,比如艾德,赤铁,神钥
但只厨倦梦还
虽然标着cp但其实可以当无差看

【债】
雨灵,伍封,湿骁,中二组

© Oku

Powered by LOFTER

【禅玄禅】花纹症

重修修的和重写了似的……

凑合着看吧反正依然难看x

刚开始长出花纹时,并没有多么明显的痛觉,但是是因为疼痛而发现的时候,已经可以算是晚期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分出半点精力去注意身上传来的痛感,直到后来疼痛的来源越来越明显,才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上面。

疼痛来源于从尾骨开始,现已爬至腰间的花藤纹路……已经不止是开花会带来疼痛了,现在连正常的生长也会,像是游戏里曾体验过的烧伤一样,剧烈的疼痛伴随着极高的温度,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沿着花纹所攀的地方重新走过。

相比之下,开花更难受,花期前几天疼痛的平息似乎只这为了一瞬的爆发。虽然也有人觉得生长时更加让人崩溃,但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在爆发的那一瞬间,像是踏入了地狱,看到了死神。

梦惊禅下班打卡的时候听见自己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接起电话之后还没等他开口就被人抢先:“哈……抱歉禅哥,这个点你应该是下班了吧?”悟死参玄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是以往的样子,似乎还带着点笑意,“那麻烦你帮忙请个假吧?”

“嗯?怎么了?”梦惊禅拿掉马上要燃到滤嘴的烟头,扔到一边贴墙放置着的垃圾桶中,电话那头,悟死参玄赤着上身站在自家的卫生间里,面前的镜子里映出他身上颜色颇为鲜艳的花纹,“出了点事吧……容我想想怎么和你说。”

双方突然都沉默了,梦惊禅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一边思考要不要再点根烟,一边走向管理层的办公室去帮悟死参玄请假。

直到挂掉电话梦惊禅也没听到悟死参玄说出原因,看着手机上通话结束的界面,梦惊禅耸了耸肩,没打算再给他打回去。

悟死参玄也没请多久的假,仅隔了一天就又出现在了秩序的办公室里。

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上的花纹有多痛。

花纹已经从腰部生长至肩膀,继而攀到了手臂,为了不让其他人看见,悟死参玄在这个秋季刚开始,热度尚未退去的时间段中有意的换了件长袖。

等到工作时间结束,梦惊禅走到悟死参玄的游戏舱前屈指敲了敲舱门。悟死参玄从游戏舱里坐起来看着梦惊禅:“有事?”

梦惊禅:“查水表。”

看着悟死参玄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梦惊禅摊开手,“我就是觉得在游戏里的时候你状态好像不太对,身为队友,我过来关爱一下咱们的队长。”

“我状态不对……有吗?”悟死参玄回想了一下在游戏里的经过,没觉得在什么地方有表现出问题。

“别看我现在这样,我以前也是……”

“行行行你说的都对。”不等梦惊禅说完话悟死参玄就直接打断,“我要是状态不对我早说了。”

梦惊禅嗤笑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你都说出这种话了……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呗?”

“我说了我没事。”

“那你解释一下你脖子上的花纹?”

得,一句话就给噎死了。

悟死参玄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颈侧,也没正面回答梦惊禅的问题:“走吧,该下班了。”

出了大门梦惊禅立马点上了一根烟,有些呛人的雾气随着香烟的燃烧一点点弥漫开来。“我说参玄啊,你这样和身体不重要似的……”梦惊禅前半句还能说是比较正经严肃的语气,后半句就又回归了日常不靠谱的状态,“不过我还挺好奇你的暗恋对象是谁……”

“暗恋对象?我说了再吓到你。”悟死参玄皱起眉,他一直不是很喜欢烟味,“把烟掐了。”

梦惊禅怔了怔,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出乎意料的,悟死参玄的回答非常直白:“是啊,梦惊禅,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想知道啊?”梦惊禅取下叼在嘴里的烟摁灭在道路旁的垃圾桶内,然后拽过悟死参玄亲了上去,“这就是你要的答案。”

评论(1)
热度(12)
201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