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u

给老子点开看完↓

别人菩萨我武僧,这一本书下去你可能会死

主惊悚乐园,基本倦梦还相关
写文只为开心,爱看看,不看滚
转载禁止
日空间禁止
tx:2371351633

杂食型写手,对于文字和画有重度强迫症
拒绝下笔写以下惊悚乐园的cp:
邮轮组/伍封伍/除官配以外大部分BG
↑是的,拉郎可以写,BG死不动
↑说到拉郎,会写七杀x倦梦还

重度ooc/娘化/生子是雷点
非同一作者笔下角色拉郎是黑点
↑别想我改,我一生黑这点

无限恐怖零点男神
还有我再说一遍神钥不开锁店!不开!

原著里尸刀为王倦梦还是同一个人
对,我知道他身上黑点多
但是我就是喜欢
谁说他不好我一句一句给他怼回去

© Oku

Powered by LOFTER

【禅玄禅】花纹症

刚开始长出花纹时,并不会感受到有多么明显的痛楚蔓延,但要是因为生长时出现的疼痛才发现,赤红的花纹大都已经攀至了腰侧,有些体质差的人身上花纹甚至会爬上脖颈。

有人觉得花纹症是生长时的疼痛要命,有人觉得开花瞬间要命。

生长难受,因为花纹生长所带来的感觉像是在游戏里曾体验过的烧伤一样,一点点吸食着骨髓用作储备好爬上更高的位置。随着藤蔓的攀爬,剧烈的痛伴着可怖的高温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沿着花纹所攀的地方重一趟趟的走,搅得人不得安宁。

开花难受,花期前几天疼痛逐渐平息下来,但这似乎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它在蓄力,为了一瞬间炽热的辉煌。绝大多数能撑到花开而没有选择自尽的人都觉得,在花开的瞬间自己好像一脚踏入了地狱,看到了死神。

……

梦惊禅早晨从储物柜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去打卡下班的时候听见自己外套里扔着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接起电话后还没等他开口就被人抢先:“哈……抱歉禅哥,这个点你应该是下班了吧?”

悟死参玄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是以往的样子,似乎还带着点笑意,“那麻烦你帮忙请个假吧?”

“嗯?怎么了?”梦惊禅顺手拿掉嘴边马上要燃到滤嘴的烟头,扔到一边贴墙放置着的垃圾桶中然后摁下了电梯。

而电话那头,悟死参玄赤着上身站在自家的卫生间里,面前的镜子里映出他身上颜色艳丽诡异的花纹,“出了点事吧……容我想想怎么和你说。”

他从开始就没有分出半点精力去注意身上传来的痛感,直到半个月后疼痛的来源越来越明显,才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上面。

这花纹怎么看怎么觉得上面带着血腥气,就好像是以骨血做养料供取自己生长,然后在自己死亡前将人性命一起收割带走的妖魔。

两边突然都沉默了。梦惊禅一手拿着手机听着对面透过话筒传过来的呼吸声,另一手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思考要不要再点根烟,离开了花时间慢悠悠爬上来的电梯转头走向管理层的办公室去帮悟死参玄请假。

电话挂的突兀,但因为面前高层管理人员正问话,梦惊禅根本没听见最后悟死参玄说了句什么。看着手机上通话结束的界面,梦惊禅耸了耸肩,没打算再给他打回去。

梦惊禅帮悟死参玄请了三天假,但悟死参玄本人似乎并不打算消失那么久,仅隔了一天就又出现在了秩序的办公室里与同事们说说笑笑,看上去一切正常。

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上的花纹有多痛。

猩红的花纹像是磕了药,从腰部蹿上了肩膀,继而爬满了整只手臂,这也就是悟死参玄为什么会在这个秋季刚开始热度尚未退去的时间中穿了件长袖出门。

等工作时间结束,梦惊禅走到悟死参玄的游戏舱前屈指敲了敲舱门,然后看着悟死参玄打开游戏舱里坐起来注视着他:“有事?”

梦惊禅摊开手,脸上挂着笑:“查水表。”

看着悟死参玄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梦惊禅摆了摆手,示意悟死参玄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我就是觉得在游戏里的时候你状态好像不太对,身为队友,我过来关爱一下咱们的队长。”

“我状态不对?”悟死参玄回想了一下在游戏里的经过,没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有表现出问题,他也不觉得游戏里和游戏外有什么不同。

“别看我现在这样,我以前也是……”梦惊禅顺口就把习惯性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说了出来,然而悟死参玄并不打算给这人说完话的时间,直接强硬的打断了他的话:“我要是状态不对我早说了。”

梦惊禅嗤笑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也不知道是叶纸忘记收了还是没有上交,“你都说出这种话了……”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点烟,然后在想到叶纸的狂暴状态又把烟收了回去,盯着悟死参玄一脸严肃:“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呗?”

“我说了我没事。”

“那你解释一下你脖子上的花纹?”梦惊禅伸手搭上人颈侧,指尖微凉,激的悟死参玄一哆嗦,“这可都爬出来了。”

得,这也不给忽悠的选择了,直接给堵死了所有退路。

悟死参玄拍掉梦惊禅的手,然后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颈侧,也没正面回答问题:“走吧,该下班了。”

出了大门梦惊禅立马点上了一根烟,有些呛人的灰白雾气随着香烟的燃烧一点点弥漫开来。

“我说参玄啊,你这样和身体不重要似的……”梦惊禅前半句还能说是比较正经严肃的语气,后半句就又回归了日常那种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状态,“花纹症嘛,我听过这种病,所以现在还挺好奇你的暗恋对象是谁……”

“暗恋对象?。”悟死参玄皱起眉,拍散飘过来的雾气,他不是很喜欢烟味,“你把烟掐了我就说。”

梦惊禅怔了怔,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总之是突然笑了起来,说的话也是惊人:“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悟死参玄的回答出乎意料的直白,他偏过头与梦惊禅对视,眼睛里盛满了复杂的情绪:“是啊,梦惊禅,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诶,你这么想知道啊?”梦惊禅取下叼在嘴里的烟随手扔在地上踩灭然后拾起扔进路旁的垃圾桶内,回来时他伸手拽住悟死参玄衣领将他拉进自己,也不管这是在大街上,就那么直接亲了上去。

“喏,我的答案。”

评论(1)
热度(25)
201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