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ooc边缘大鹏展翅

给老子点开看完↓

杂食型写手
主惊悚乐园
倦梦还厨拒绝同担
一般不带封不觉玩
拒绝写邮轮组/伍封伍/大部分BG

写文只为开心,爱看看,不看滚
脾气很爆负能一堆,而且双标
转载禁止
不熟的话你日空间我就指名道姓骂街
tx:2371351633

你们所见的主角,我笔下的配角
你们忽视的配角,是我喜欢的人
墨香不入不看不喜欢,别推别提别问我不听

重度ooc是雷点
非同一作者笔下角色拉郎是黑点

【封吞封?】把封不觉烧了会发生什么

剧情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个神经病标题
我就知道我好像玩脱了



吞天鬼骁是被封不觉拽入的非正常人群体,虽然他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

但是没人信啊,所有和封不觉接触过的人,都出奇一的致认为把吞天鬼骁拽入这个古怪的圈子是没问题的。

除了吞天鬼骁自己。

吞天鬼骁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正在备考的高中生,他这一生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应该是,准备高考高考结束考的上大学就去上考不上就复读一年再重来一次。

总之不应该有这么神奇的剧情发展。

异类收容所什么的,太奇幻了不是吗?

现在想想,他应该在那天结束一天学业后,到了自己家楼下发现客厅灯还亮着的时候就觉得不对,而不是在看到封不觉脸上带着那种计谋得逞的笑容走下楼梯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整个世界有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之后几周里,在吞天鬼骁隔三差五就能看见封不觉那一身独特的紫色西装同时,他也逐渐发现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越来越神奇,甚至可以说是魔幻时,他开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类了。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白天,他坐在学校里盯着打了成绩发下来改错的摸底考试试卷发呆的时候,恍惚间看到了不知什么地方的夜晚。那大概是片草原,头顶月光清冷,附近人烟稀少,一眼看过去无边无际……

他整个人都深陷其中。

一声听上去悲伤至极的狼嚎让吞天鬼骁回神,他眨了眨眼,发现自己依然坐在教室,面前的也还是那份没改完的试卷。

就是时间可能停止流动了,鬼骁活动了一下因为握笔时间过长变得有些僵硬的手指,抬起头看着这位站在自己桌子前,还穿着一身属于医生的白大褂的青年。

青年被鬼骁的眼神看的不舒服,他扯了扯嘴角:“那个,你是鬼骁吧?觉哥叫我来找你。”

鬼骁注意了一下青年胸口的吊牌,看到了上面写着的名字:王叹之。


“封不觉那家伙呢?”鬼骁大步跟在王叹之身后,并提出了半小时前从学校离开时就想问的问题。

王叹之现在脱掉了白大褂,一身和刺客信条里相似的服装,不知道的话会以为他是要去参加哪里的漫展。他扣上兜帽,遮住眉眼,“我不能说。”

吞天鬼骁心里无端生出些许烦躁,他很想做些什么,但他根本不知道他能做什么。“那他现在在干什么?”

王叹之猛的回过身,来不及停步的鬼骁一头撞在王叹之身上,然后,他感受到什么灼热的气息从前方传来。

吞天鬼骁抬起头,望进了一双灰色的眼睛里,他听到王叹之的声音中充斥着种种无法言喻的情绪:“受刑。”


鬼骁动武从其他人那里问出封不觉下落赶到时,看到的那一幕着实是令他惊怒交加:青白火焰熊熊燃烧,立于火中的人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那种招牌式的疯狂笑容。

封不觉身上衣服完好无损,但从露出的部分来看,底下皮肉已经被烧成焦炭。

鬼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是在气居然能有人让封不觉受刑,还是封不觉居然不告诉自己?

他不知道。

反正他现在是生气了,于是他跟随着从自己大脑里冒出的零碎记忆动了手。

否决。

火焰熄灭,伤口愈合,种种已发生的事情在一瞬间全部被否决。

封不觉脸上笑容收敛,冲着他摇了摇头:“你疯了。”

吞天鬼骁毫不犹豫的怼回去:“你才疯了!而且我吞天鬼骁怕过谁啊!而且你让小叹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封不觉用以前和吞天鬼骁对话时最常出现的表情看着他,然后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又走到鬼骁身前抬手摸了摸鬼骁的额头,嘴里碎碎念着:“这也没烧啊?”

鬼骁当即就觉得应该把封不觉一起否决。

“唉……回来了就行。”封不觉也不打算和他解释什么,自顾自念叨了一句后直接用手臂搂住人,强硬的将鬼骁拽离这不应该再有人到来的地方。

评论(3)
热度(35)
2017-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