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ooc边缘大鹏展翅

给老子点开看完↓

杂食型写手
主惊悚乐园
倦梦还厨拒绝同担
一般不带封不觉玩
拒绝写邮轮组/伍封伍/大部分BG

写文只为开心,爱看看,不看滚
脾气很爆负能一堆,而且双标
转载禁止
不熟的话你日空间我就指名道姓骂街
tx:2371351633

你们所见的主角,我笔下的配角
你们忽视的配角,是我喜欢的人
墨香不入不看不喜欢,别推别提别问我不听

重度ooc是雷点
非同一作者笔下角色拉郎是黑点

棱风做了一个梦。

梦中深色的天幕间缀满了璀璨的光点,远望去是一片绚烂而梦幻的星海。只可惜这种随手拍下来就能当作壁纸的画面没能维持多久——由爆炸引发的火光明亮耀眼,于黑色幕布上爆开后更是灼的人眼睛发痛,也因为太过耀眼,让原本夺目的星辰失了色彩。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无厘头的梦有什么意义。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除了二十三。

她的行动有些出乎意料。棱风这么想着,在脑子里的笔记上记了一笔。

接着他转头打算离开,却与赤铁撞了个满怀。

赤铁嘴里含混不清的念叨着什么,但在发现撞到人后顺手拉了他一把,“诶抱歉抱歉,老大找我我先过去了。”他步子没停,转瞬间消失在了棱风视野中。

然后棱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赤铁去的方向是被组织成员戏称为π迷宫的区域。

然后他思考了两秒赤铁认不认路。

然后转身走了。

他没有多余时间去在乎别人。这是个战乱四起的时代,哪怕以Z组织的能力也不敢保证有多少人能活下来,弱小的在提心吊胆寻找能够生存的安定区域,强大的也不一定能在火炮下留有活口。

但宇宙中可探索的地方真的太多了,危险也太多了。

“放心,会回去的。”

赤铁露出了少见的符合他那张脸的温和笑容,看上去周边一切对他都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棱风的视线从他的脸移到手上,刚刚他才用特质的刀刃割下了进入到危险范围的敌人头颅,刃尖上还在向下滴着能够腐蚀岩石的血液。

他的指尖无意识的颤了颤,看上去是在恐惧。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棱风真的很想拽住赤铁衣领去问他凭什么敢这么说,最后还是化作了轻飘飘的一句问话:“你哪里来的自信?”

“因为你不信我所以才会问出这种问题,而且你不是也很能打吗?”他反手从随身空间里摸出一柄利刃递向棱风,“R2。”

赤铁所念出的这个称呼简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成功的让棱风再次绷紧了那根用于战斗的神经,虽然他依然在抗拒着接受兵刃。

有多长时间没人喊过他的编号了?

很久了,从零号说让他去观察二十三的时候就再没人喊过了。

棱风突兀的想起了自己的梦,想起了那些失去色彩的星辰。

他伸手接过了兵器。

评论
热度(17)
2018-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