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u

杂念很多,所以用一个杂字就能概括我
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只不过我眼界很高
别说话,闭嘴看,不看他妈的赶紧滚蛋

尸刀为王/倦梦还厨
日常以倦梦还为中心写文码段子
喜欢的角色很多,非常多,多到没法排名

我不喜欢封不觉

子博:无木林
tx:2371351633

重度ooc是黑点

© Oku

Powered by LOFTER

叹封一方变小+猝不及防的见家长

是黑历史重修
并没有写完
【】内文字感谢 @一只忧伤的大蛾子 提供(……)
几百年了我终于又一次捡起来当年的沙雕文风写东西

【年轻夫夫始乱终弃千里寻子为哪般?深夜的单身公寓为何频出哀嚎?亲子鉴定后竟发现同龄人是自己爸爸?知名玩家疯不觉为何不再上线?作者“不觉”为何自称已死?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伦理的沦丧?敬请收看新一期节目《爸爸与我.avi》。】

“……天一,这是你儿子吗?”

好的今天我们所认识的逆十字的军师先生陷入了迷茫,因为他真的受到了惊吓。

“不,这是你儿子。”天一对此并未作出什么激烈反应,没把咖啡摔了已经不错了不能指望他再做出什么反应了。

所以,能让他们如此震惊的事情能是什么?

“爸——!”我们的罪魁祸首用童声拖着长音大喊了一声,然后趁着顾问和天一还没缓过神,他又用很大的声音补了一句:

“儿子随娘!”

“……噗……咳咳,你这小鬼说什么呢?谁是你妈?!”天一一口咖啡没能咽下去,全喷到了对面顾问脸上。为了防止再次误伤自家军师,天一选择把手里杯子放下,然后伸出手把大大咧咧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孩子转过来,让他正面看着自己,同时试图教育他,“对面这个因为你而被我误伤的家伙事你爸没错了,但是你妈是这个世界,不是我。”

现在外表大概五六岁小孩模样的封不觉沉默了一下,然后语出惊人:“顾日天?”

然后他瞄了一眼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的顾问,果断从天一腿上跳下来迈着小短腿蹬蹬蹬跑出去又蹬蹬蹬跑回来,出去回来的区别就是他手上多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对不起爸我错了那不是我妈我不随他爸你别训我你先快擦擦脸和衣服咖啡洒上去不好洗!”

毛巾糊脸转身就跑一气呵成。

顾问:日。

真理之线瞬间铺开织成网状堪堪挡在封不觉身前几步的地方。得亏是封不觉强行止住了前进的动作,不然怕不是要被真理之线分割切块然后……哦,喂猪不可能了,这边好像找不到养猪场。

封不觉站住之后盯着眼前的一片空处,沉默了两秒,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不过真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觉哥你在家吗——?”

王叹之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室内,天顾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顺手拿过了伍迪给封不觉的那本心之书翻了起来,另一个操纵着真理之线为三观即将崩坏的王小哥打开了门。

“觉哥?”

王叹之没看见人来开门心里正在纳闷,接着就觉得自己外套下摆被人扯了两下。他下意识一低头,惊吓来的猝不及防。年幼的孩子脸上依稀能看出成年后的那种嘲讽感觉,但毕竟是孩子,看上去不仅没有那么嘲讽,甚至还挺可爱。

评论(4)
热度(42)
2018-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