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ooc边缘大鹏展翅

给老子点开看完↓

杂食型写手
主惊悚乐园
倦梦还厨拒绝同担
一般不带封不觉玩
拒绝写邮轮组/伍封伍/大部分BG

写文只为开心,爱看看,不看滚
脾气很爆负能一堆,而且双标
转载禁止
不熟的话你日空间我就指名道姓骂街
tx:2371351633

你们所见的主角,我笔下的配角
你们忽视的配角,是我喜欢的人
墨香不入不看不喜欢,别推别提别问我不听

重度ooc是雷点
非同一作者笔下角色拉郎是黑点

刀伤

无刀客絮怀殇友情向(?)
反正只会写打架了
本来是全员狩鬼者设定,结果写出来才意识到:
卧槽我这笔下的殇姐是个有实体的鬼啊!





不同地区的狩鬼者实际上是很少会联手的,除非是那种以一己之力无法逆转的大事件。

当然不是说狩鬼者太弱,太弱的狩鬼者早在一次次与恶鬼的对峙中进了天堂下了地狱,亦或是进了冥海。

“你们地狱前线的一个个,都当真是怪物啊。”

绵长刀气不曾中断,在絮怀殇的控制下几乎封死无刀客周身所有能闪避的角度。而对于无刀客的感慨,絮怀殇弯起一双好看的眸子,做出以往并不常见的反应:“哎,多谢夸奖。”

无刀也笑:“行了吧絮女神,再打下去结局是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看的出来啊。”絮怀殇向后跃去,目睹刚才所站位置覆上冰霜。无刀客也收了刀,右手虚搭在刀鞘上注视着絮怀殇动作。

“一刀定胜负?”

一人一鬼周身灵气几乎要因杀气凝成实体,隐约可见一抹暗蓝与一道樱红在半空中碰撞。

“一刀定胜负。”


“没事没事,挨了絮怀殇一刀而已。”无刀试图避开步天歌打算给他上药的手,却被旁边看着的好友一把摁回了椅子上:“得了吧,絮怀殇的落花和飞絮早有人试过了,你活下来就不错了。”

无刀抬眼看了看狂踪剑影脸色,耸了耸肩由着步天歌把蘸着碘伏的棉棒摁到伤口上。

“其实没那么糟啊。”他突然开口,说出的话像是在为对方辩解,“至少,现在还不是敌。”

评论
热度(25)
2018-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