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u

是智障博主,总在研究奇怪的东西

写的杂推荐也杂
倦梦还厨拒绝同担

写文为开心,爱看看不看滚
不熟的日空间,拉黑走起
tx:2371351633,会躺尸

重度ooc是雷点也是黑点

© Oku

Powered by LOFTER

乱七八糟的片段

【恶意】
每个人心里总有那么一片黑暗的海,那是由对世界的恶意汇聚起来的,等到心脏再也承载不了,就成了会吞噬人心的心魔。
破不掉啊。
倦梦还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衣着,毫不意外的从中看到自己那个无论如何都除不去的心魔显出身形。
他曲起手指,轻轻叩了叩镜面,满意的看着那双绿色的兽瞳睁开,把视线投向他。
“尸刀为王,我有时候确实看不起我,但是相比之下,我更看不起你。”他并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表情将这种话说出来的,他只看到心魔那张与之相似但又有着微的不同的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讶,和之后的一抹浅笑。

【搭档】
“如果可能我还是想和老曌搭档……和他搭档比较自在,和你压力太大了,你自己数数几次差点出意外。”
倦梦还检查着惯用的武器,嘴上一点情面没留,听得七杀有些不爽。然而下一秒倦梦还抬起头朝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把资料递过去的同时还附带了一个带着安抚气息的笑。
“但那是想,我还是喜欢和你搭档,就算麻烦很多。”

【哨向pa】
“OKOK,这锅我背了,是我以前单干干习惯了,队友对我来说有和没有一样。”面对七杀的不满,倦梦还举起双手作出了投降一样的姿势。看上去十分真诚,只可惜他的精神体把他现在的心态完全暴露出来:猞猁大摇大摆的坐在桌子上,前爪不断的拍着桌面上散乱的资料,一副“这锅我不背”的样子。
“但是谁想到有人搅局啊。”

【恶鬼】
“倦梦还,我觉得你真的需要清醒一下。”
七杀瞄了一眼仿佛是要把自己彻底杀死的家伙,伸手抓住了对方颈间项圈上的那一小截锁链,略一用力便轻松将这只吸血鬼拽到了蓄满水的水池边缘,然后猛地按下。
“你现在就像那些恶鬼一样。”
“……咳……你他妈……咳咳咳,你他妈才像啊!”

【区别】
倦梦还实际上一直不知道七杀究竟是怎么判断出他是吸血鬼的,按理来说,除却重楼在他身上留的印记,他是与常人无异的。
而对于七杀来说,在倦梦还和他擦肩而过时,他就已经知道他身上有着浓重的血腥味。
太容易分辨了。

【意外】
“被抓到了才是意外。”剔透的红瞳被笼罩在阴影之中,暗的看不见底。
“我确实是背着些恶心的名号,但警官你就不考虑给我一个反驳的机会吗?”倦梦还抓住七杀手腕,将对准心脏的枪口上移,直到对准自己眉心,才抽手。“你随时可以开枪,我决不反抗。”

【突然袭击】
在突然袭击这件事上倦梦还从未失手,当然,袭击对象……是包括七杀的。
“嗯……七杀?”
七杀很少会听到倦梦还用小心翼翼的态度去唤他名字,而这只代表某只吸血鬼,快控制不住了。
“啊靠!”
被咬到的一瞬间只有剧痛,然后是因为吸血鬼的獠牙所带毒素而缓慢的漫上来的麻痒感,以及极易被忽略的古怪的灼烧感。
血液的流失让七杀觉得眼前发黑,而倦梦还冰凉的身体几乎让他完全丧失对于温度的感知。他是想把人从自己身上拉开,但最后也只是忍着头晕抬手揉了把对方的长发。

评论(2)
热度(22)
2018-06-06